重庆市:把早教幼教纳入社会公共服务范畴

时间:2014-11-18 14:42:14 浏览:次 来源:福客幼儿教育空间设计机构

早教机构主要有四种模式

 

  熊敏介绍,重庆市每年出生新生儿约3万人,现有常住0~3岁婴幼儿27.33万人。

 

  这27.33万婴幼儿就成了早教机构的巨大市场。为此,熊敏就如何加强0~3岁婴幼儿早教市场规范管理进行了专题调研。根据多方实地调查和走访,她了解到,目前我市开展0~3岁婴幼儿早教的机构主要四种模式:

 

  1、教育部门主管的正规托幼机构。我市公办及民办幼儿园普遍开设托幼班,以接收24月龄以上儿童为主。

 

  2、医疗机构附属设立的早教基地。如市妇幼保健院内的儿童早教中心、各级医院儿童早教中心,侧重于幼儿保健。

 

  3、私立专科医院儿童早教中心,主要以幼儿保健和浅表性儿童早教为主。

 

  4、社会办学的早教机构。这些机构一般在工商登记注册,部分是品牌加盟连锁店。

 

  “公益机构数量少,分布不均衡。”熊敏称,社会办学的早教机构瞄准了这一市场,如雨后春笋般成立,“从某种角度讲,它们满足了部分家长需求,丰富了儿童早期发展的服务内容。但一大批作坊式的亲子坊、妇幼摇篮工程等也夹杂其中,存在着诸多问题。”

 

  无主管部门无质量标准无教师资格证

 

  根据调查,熊敏将社会办学的早教机构存在的问题概括为三无:无主管部门、无质量标准、无教师资格证。

 

  无主管部门 出现监管真空

 

  “由于早教机构未纳入公共教育体系,所以尚处监管真空。”熊敏称,她从市工商局注册登记处了解到,在备案的早教机构中,如果注册名称中出现“早教、幼教”将不予批准;经营范围中也不得出现早教字样。而以教育咨询公司、咨询公司或是亲子园、教育培训中心的名义注册运营,则无需准入门槛。她举例说,比如大家熟知的东方爱婴、金宝贝、龅牙兔、红黄蓝等早教品牌,名称中虽未冠以早教的名头,实际上大多做着早教的事。

 

  同时,她从教育主管部门了解到,他们只负责幼儿园的准入和管理,不负责早教机构的审批、登记,也没有监管职责。

 

  无质量标准 课程五花八门

 

  由于缺乏权威科学的早教模式引领,市场上的早教机构无质量标准。熊敏介绍,从社会化早教机构的培训内容看,课程科学性无保障,有的一味迎合家长,纷纷打着国外引进的旗号,如蒙台梭利教育、多元智能教育、感觉统合教育以及奥尔夫音乐教育,开设音乐、美术、舞蹈、艺术类训练班等。“片面注重知识化技能化,忽略了对0~3岁婴幼儿的基础性、全面性教育”。  

 

  无教师资格证 多为自行培训

 

  无教师资格认证也是早教机构的一大普遍现象。熊敏指出,市场上的早教机构师资培养主要通过两种途径:机构自己培养或是由其他机构代培。

 

  “其实,专业的早教师资,涉及学前教育学、儿童心理学、医学、脑科学、社会学等多门学科,但我国没有法规对0~3岁婴幼儿师资水平作出规定。”她说,除我市的高等幼儿师范学校在开始尝试外,尚无其他大学开设专门针对0~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专业,育婴师资质也是近两年才由劳动保障部门组织考试、培训。

 

  尽快把早教纳入社会公共服务范畴

 

  既然有这么多问题,如何解决呢?熊敏建议,尽快把早教纳入社会公共服务范畴,充分整合多部门的资源,形成优势互补、资源共享、合理配置、多元规范的早教管理运行机制和工作监督机制。

 

  1、建立重庆市级0~3岁早教指导中心,充分发挥中心作为公益性龙头的正向作用。同时,加快公益性社区早教基地建设,让每一个0~3岁婴幼儿公平享受早教。

 

  2、呼吁尽快明确主管责任部门,尽早制定社会力量举办0~3岁早教机构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,进行科学评价,落实监管职责。

 

  3、建议明确主管部门,研究制定0~3岁婴幼儿早教课程的评价体系,规范课程设置。课程设置应从0~3岁婴幼儿的全面发展出发,关注婴幼儿生命的整体性,促进婴幼儿在体力、情绪、审美等方面的发展。同时,在教学中不仅要把婴幼儿作为教育对象,还要注重对家长养育能力的提升,使科学的早期教育延伸到家庭中去。